第七十二章 重掌大权

    求点推!求收藏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江苏都督?哼哼……”方子达冷冷一笑,瞧都不正眼瞧他,左手一抬,身后的张虎臣快步上前,拿出份命令开始宣读。tsxsw.com这份命令有两个意思,其一是方子达作为中央银行总经理,另任特派专员协助国防部整编第八师,第二是由于江苏都督程德全在革命叛乱中严重失职,现撤消其江苏都督职务,即日押送至京审查,程德全审查期间,江苏军政暂由方子达代理,第八师转国防军整编完成后,江苏实行军政分离,再由中央派任要员接替江苏民政。

“啊!”

“这怎么可能!”

“好!太好了!”

一时间,所有人被这消息给惊得目瞪口呆,随后各自的反应也大不同。程德全和赵恒惕是当场面如死灰,额头汗水淋漓,陶德瑶、刘建藩等人是惊愕不止,面面相觑心中惶惶,黄恺元、李实茂、李浚、何遂几个却是欣喜若狂,就连一直稳坐泰山的王孝缜也是露出了笑容。

“程都督,请吧……。”命令宣读完毕,张虎臣面无表情的走到已瘫软在椅子上的程德全面前,此时的程德全双目空洞无物,脸色煞白,颤抖的嘴唇哆哆嗦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整个人像泻了气的皮球,被两个宪兵左右架起,毫无反抗地带了下去。

带走了程德全,方子达径直来到他刚才的位置上,大刀金马往下一坐,冰冷的目光向四周一扫,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。

“鄣明先生,其实我……。”程德全的突然下台让赵恒惕就像被抽掉骨头的赖皮狗一样没了底气,一想到刚才自己所作所为,一阵阵的冷汗湿透了他的后背,勉强挤出个笑容,赵恒惕凑上前去忐忑不安地开口道,试图为自己解释几句。

“对了,赵师长,我这里正好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下。”不等赵恒惕说完,方子达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不敢商量,鄣明先生但有所令,赵某不敢不从……。”擦着脑门上的冷汗,赵恒惕惶惶道。

“呵呵,赵师长,商量还是要商量的,其实嘛,说起来对你是件好事。”方子达微笑道:“赵师长在第八师任职已经不短,从初先的旅长一直到师长,对第八师的贡献实在不小,南京、上海之战,赵师长作为第八师的主官,所立的功劳也众所周知,中央、陆军部一直未能表彰赵师长,倒不是对你不满,而是从全局考虑出发。”

“不敢当,这是赵某应该做的,表彰等等实不敢当。”赵恒惕脑门上的汗更多了,怎么擦都擦不完。

微微一笑,方子达摸出根雪茄点起,继续说道:“没什么不敢当的,有功就奖,有过就罚嘛,奖罚分明,军中的规矩就是如此,要不然谁以后还为国家奋勇献身呢?人心散了,下面的队伍也就不好带了,赵师长平叛有功,理应奖励,呵呵,这是一份陆军部的嘉奖令和晋升公函,恭喜你了,赵师长!”

接过方子达递来的文件,赵恒惕瞧了一眼顿时神色暗淡,双腿一软差一点儿就跌坐地上。没错,方子达给他的的确是份晋升令,因平叛有功,陆军部即日起晋升赵恒惕为陆军中将衔,同时还有一份中央调令,上面写得明白,特此调原陆军第八师师长赵恒惕至新成立的中央陆军大学任职。

“恭喜赵将军,贺喜赵将军。”方子达笑眯眯地站起,拱着双手连连道贺,赵恒惕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,神情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。

“哎呀呀,赵将军不会是欢喜过度了吧?”方子达故意笑道:“此次赵将军入中央陆军大学实乃国家重用啊!国防军建设需要大批的基础人才,中央陆军大学是国防建设的重中之重,赵将军担此重任以后是前途不可限量,咦!大家还愣着干嘛,不向赵将军道喜么?”

话音刚落,黄恺元第一个反应过来,笑嘻嘻地凑上来向赵恒惕祝贺,大赞赵恒惕此次入京是大喜之事,以后赵将军是前途无量,前程远大,话语中还露着极度羡慕的样子,外人要是不明白的还真以为赵恒惕是高升了呢。

李实茂同样也是满面带笑,“真诚祝贺”赵恒惕高升,其实心里却乐开了花“赵恒惕啊赵恒惕,你老小子刚才跳得欢,没想到也有今天吧?”

王孝缜、李浚、何遂等人也一一上前道贺,就连陶德瑶、刘建藩也忍着吃了苍蝇般的恶心,勉强带着笑容祝贺赵恒惕高升,赵恒惕心里是气得咬牙切齿,可形势之下无奈也只有硬撑着作出副高兴的样子,可他脸上这副笑容简直比哭还要难看。

“赵将军,中央陆军大学事务繁忙,子达前来时段总长再三交代让赵将军尽快动身赴任,以免耽搁军校要事。我看这样吧,正好两小时后有一班火车要北上,赵将军抓紧时候还能赶得上,张虎臣,你马上派几个人帮赵将军去整理一下,尽快出发!”

随后,方子达又向陶德瑶、刘建藩两人看了看,拍拍额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呵呵,差一点儿就忘了,赵将军此去重任,身边没有得力人手可不行,既然中央让我协调第八师和国防军整编,我就做主了。陶团长、刘团长,你们就跟着赵将军一起走一趟吧,一路上也能好好照顾赵将军,等到了陆军大学做个教官,为我国防军多培养几个人才。”

陶德瑶和刘建藩顿时呆若木鸡,心里明白自己彻底算完了。谁想到好好的计划突然间风云突变,本占据上风几乎十拿九稳的他们这些人一瞬间被打了个落花流水,不仅程德全被抓,赵恒惕给明升实降,就连陶德瑶和刘建藩也瞬间失去了手中权利,被踢出了第八师。

这一切,都是这个该死的方子达干的,要不是他的突然出现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?陶德瑶气得牙都快咬碎了,眼冒怒火心里一横,右手就搭在了手枪上。

“不可!万万不可!”刘建藩心中也是失落非常,可他比陶德瑶稍稍冷静些,一见陶德瑶似乎要拔枪火拼,连忙一把按住了他的手,急急摇头阻止。

“哈哈哈!”赵恒惕沉默一会儿,脸上阴晴变幻不定,突然间仰天大笑了起来:“此去中央陆军大学的确是个好差事,既然上面要求赵某尽快到任,也不用收拾什么了,反正我一介武夫身无长物,身处军营也没什么可收拾的,柏青、昆涛,我们这就出发吧。“说完,赵恒惕主动离开,走前还向陶德瑶和刘建藩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们跟自己走。

边往外走,陶德瑶憋着怒火终于忍不住了:“师长,难道我们就这么走了?”

【讲真,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,换源切换,朗读音色多,安卓苹果均可。】

“不走?不走你想怎么办?”赵恒惕冷冷反问道。

“拼了!这第八师又不是他一个人的,就算鱼死网破老子也不让他方子达好过!”

“拼?你拿什么去拼?”赵恒惕摇头叹道:“恐怕最后是鱼死了网倒什么事都没有,走吧,这个局我们彻底输了,方子达不愧是个人物!不过……哼哼!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将来怎么样大家还要走着瞧!”

直到出了师部,刚才还气愤难填的陶德瑶顿时被眼前所见吓出了身冷汗,只见整个第八师不知什么时候全被方子达控制了,就在师部门外,静静站着两排荷枪实弹的士兵,领头的正是方子达的心腹刘峙,只见他杀气腾腾,满身披挂,似乎只需方子达一声令下,这些如狼似虎的家伙就能把他们全部干掉。

“瞧见了吧,识时务者为俊杰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三人中只有赵恒惕并不怎么意外,仿佛他没出来前就预料到了有这个结果,淡淡一笑,整整军装,对迎来的刘峙点点头,随后带着陶德瑶和刘建藩上了一辆已经准备好的车,直接就去了火车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