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放大炮(下)

    早就胸有成竹的方子达也不怯场,把目光投向宋教仁示意让他放心,随后微笑着向众人拱手道:“大总统,诸位前辈。(/吞噬小说网)在下久在西洋,初次归国,对经济之道略微研究,但凡国家借款之事,西方各国不在少数,早有常例,就如当年的法兰西、德意志等强国均有巨额举债以渡国难之日,所以借款不是什么丢脸的事,就像平常生意人做生意,没钱找人借钱经营一般。”

方子达这话出口众人都是微微一笑,心情放松之下听着他继续往下说。

方子达顿了顿,转向周学熙瞧去,问道:“周总长,刚才听了你介绍的借款情况,在下想个问题是否可以?”

“可!”周学熙点头道。

“五国财团总借款金额为二千五百万英镑,以实收八成四计算,实际借款的金额应为二千一百万英镑?”

见周学熙没有疑义,方子达继续问道:“根据借款条款要求,实借的二千一百万英镑还要扣除垫付款项、偿还到期的庚子赔款、外债是不是?”

“这是当然!”

“好!那么再请问,这些费用扣除后,政府实际到手将是多少?”方子达不慌不忙地追问。

“这个……。”周学熙先瞧了瞧袁世凯,得到他的首肯后这才说了出来:“预计在七百五十万至七百六十万左右吧。”

“呵呵,就算是七百五十万英镑吧,七百五十万英镑,这可是笔巨款啊!不过周总长,如此一笔巨款你觉得政府够用吗?”方子达笑着问。

七百五十万英镑,的确是笔巨款,折算成白银的话足足有近三千五百万两之巨,但是这笔钱对于一个幅员辽阔,人口众多,诞生不久的中华民国来讲根本就是杯水车薪。要知道仅在一九一一年,满清政府的全部财政收入是三亿两(含各种苛捐杂税),仅军费开支就占去一亿三千七百万两,跟这比巨大无比的数字相比,三千五百万两简直不值一提。更何况如今各地多方势力形成割据,除了北京政府所占据的地方外,其余各省都督们都自顾自拼命收税捞钱养兵,根本就不往中央交纳一文赋税,有些人还甚至伸着手哭穷,嗷嗷地向北京一个劲地要钱要粮。

所有人都沉默了,就连袁世凯也紧皱眉头一声不响,巨大的落差,明显的比较,大家心里全都清楚,就算是借来款子,这些钱也远远不够用。

“鄣明,我知道你在欧洲学的就是经济,这次北上就是希望你在经济之道上能帮国家一把。既然你把问题看得如此透彻,在场也没什么外人,有什么想法就直说吧。”方子达这些话让宋教仁同样吃惊,这些是他以前并没有考虑,或者说并没有想到的问题。国家如此困难,作为即将组阁的下届总理,他突然发现前进的道路是如此曲折艰难。有些责怪地瞧了眼方子达,似乎是在怪他以前怎么不好好和自己说说这些,但转念一想方子达刚回国不久,政府情况根本不了解,而且关于大借款的事也是今天和自己来后才听说,能在刚才众人的对答之中就有如此之见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“是啊,鄣明兄,还请多多赐教!”被打了蒙头一棒的周学熙前后态度焕如两人,急切地说道。

“呵呵,我的办法其实很简单。”方子达神态自若地说道:“既然政府要借款,借来的钱又不够用,那就索性多借些吧,二千五百万英镑实在太少,再借个二千五百万也无妨,如果可以的话,甚至还能考虑再多加些,至于利息和时间么,也可以相应提高和延长一些。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反正都是卖嘛,一锤子买卖还不如尽量卖个高价出去,只要政府手中资金充裕了,将来一切全都好办!”

“什么!”

方子达的狂言让所有人全吓了跳,好家伙!这个主意太离谱了。一时间大家望向方子达的目光中全带上了异样的表情,有些一分钟前还带着希望的人更是露出了不屑之色,更甚有人还心里把方子达摆到了孙文之流一类中去,当然不是说他的革命觉悟,而是这张口就毫无遮拦,语不惊人话不休,架起大炮乱轰的架势。

“狂生!着实异想天开!”陆徵祥当场就变了脸色,训斥道:“我倒以为有什么高招,弄了半天就是这么个馊主意?笑话!国与国,政府和政府的借贷哪里这么容易?先不说五国银行团是否能借出如此多的钱来,就算肯借我们又拿什么来还?要知道是五厘的年息,四十七年的偿还期啊,还得用关税、盐税作抵押,这已经让政府顶着极大压力了,假如再要加大借款金额,付出更多,这……这……。”

《女总裁的全能兵王》

涨红着脸,喷着口水在那边无比激动地比划着,陆徵祥就差点把“卖国贼”这三字骂出口了。宋教仁同样也吓了一跳,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向瞧似稳重的方子达突然会说出如此离谱的话来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

“鄣明,你疯了?”压低着声音,宋教仁拉拉方子达的衣袖:“胡说什么呢?你这是卖国言论!”

“遁初兄放心……。”低声回了一句,方子达淡然笑笑也不自辩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,仿佛刚才什么话都没说,什么事都没做一样。

方子达如此一搅合,在场众人也没了继续谈下去的心情,没呆多久就陆续告辞离去。而方子达也随着宋教仁一起离开了总统府,等他们全部走后,端坐着的袁世凯却手托着茶盏若有所思,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。

“皙子、耕夫,你们怎么看?”

“一介狂生!”一直陪在袁世凯身边却没说过话的夏寿田冷哼道,而在另一边杨度却笑眯眯地说道:“我倒觉得方鄣明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。”

“喔……。”袁世凯抬了抬眉。

杨度笑道:“其实方鄣明说的一点都没错,仅仅这些借款对眼下局势远远不够,既然是借那何不如多借一点,都卖国了,还不如卖得彻底些,省得日后被人多骂几回,债多不愁嘛,关键是手头上宽裕了才好办大事嘛。”

“道理人人都懂,做事又谈何容易?”夏寿田摇头道:“只不过空谈罢了!”

“是啊!”袁世凯赞同道:“空谈容易,做事难啊!看得清是一回事,能不能做又是一回事,难!难!难!”

其实在袁世凯心里何其不动了心?假如真有了一笔巨款,凭借他手中北洋实力加上宋教仁的支持,把整个中国稳定下来可能性还是非常之大。只要有了稳定,靠着中国广大的土地和无尽的人口基础,只要用二十年甚至十几年更短的时间,整个国家就将焕然一新,从而走向富强之路。

“大总统,我觉得这个方鄣明也许心有乾坤,那些话恐怕不是白白说的……。”杨度微笑道。

“呵呵,如此的话……有趣……哈哈哈……有趣!”袁世凯目中精光一闪,顿时笑了起来。